曾歧视打残亚洲人前科犯竟成好莱坞巨星还想来中国捞钱?

娱乐圈渣男有各种各样的渣法,但大部分属于品德败坏,脑子有病,玩弄女性。真犯了事的法制咖明星,基本上都凉透了。

可是在好莱坞,有一个被捕了20次,吸毒酗酒反社会多次殴打亚洲人被判刑的男子,如今仍是世界级巨星,是好莱坞挣钱最多的演员。

今年,因为《泰迪熊》《变形金刚》《老爸当家》走红全球的马克·沃尔伯格(Mark Wahlberg),因为殴打仇恨亚洲人蹲大牢的马克·沃尔伯格,竟再次得到了好莱坞的倾情洗白…

Mark Wahlberg出生在一个工薪家庭,比起更加草根的演员来说,他出身绝对算不上贫穷,有法裔加拿大血统,自称为虔诚的天主教徒。

虽然对于美国之外的观众来说,Wahlberg更有名的是《泰迪熊》《老爸当家》这种喜剧作品。

但Wahlberg是以健美的身材作为CK的内衣模特在娱乐圈出道的,长期走的是铁血硬汉人设。早期在热血拳击电影《斗士》中他与克里斯蒂安·贝尔的合作让他广获赞誉,甚至被提名奥斯卡。

而在马丁·斯科塞斯的电影《无间行者》他与小李子、马达等一众顶级演员合作,更是让他在正剧的道路上也畅通无阻。除了演员之外的制作人身份,更把Wahlberg的地位越抬越高,他的身家大约3亿美元,每年片约不断。

2017年,《变形金刚》电影制作组终于想通了让著名渣男希亚·拉博夫下车,替换上了叫好又叫作的“正人君子”Wahlberg。

这一举动简直打了好莱坞自诩的“善良”“正确”一个重重的耳光——他们只是把一个烂人,替换成了一个更烂的人。你们都见过法制咖明星,但见过进局子20次,暴力犯罪N次的好莱坞顶流吗?

Wahlberg从13岁开始就有严重的毒瘾,并且因为暴力犯罪成了波士顿警察局的常客。从那时起,他就是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,尤其对亚洲人和黑人有着极端仇恨心理。

在中小学时期,他就曾多次因为种族仇恨相关的犯罪被捕,15岁那年他跟着一群白人混混在家附近骑车瞎逛,偶遇了12岁的黑人小女孩和她的哥哥。

两人正在散步,完全没有招惹Wahlberg,但Wahlberg却恶向胆边生,教带着一帮小混混向两个小孩扔石头,注意不是石子,是石头块!

他一边大喊:“我们不喜欢黑人在我们的城市出现,滚!”,一边骑着摩托对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追杀,在警察笔录中记载,Wahlberg不停骂着:“杀了这个黑鬼,杀了这个黑鬼!”

而袭击的第二天,Wahlberg和朋友竟然又去了案发现场。昨天被袭击的小女孩正和一名女同学,在那附近进行学校的户外实践。

Wahlberg和他的手下再次追着小女孩打,两个小女孩都被石头砸中受伤,陪同两个小孩的白人教师也被袭击。最后要不是教师拦住了路过的救护车,和救护车司机一起赶跑Wahlberg一帮人,两个孩子八成会或打成重伤。

Wahlberg反复攻击他人的行为,已经显现出了他的暴力倾向。你能想象12岁被无缘无故追杀有多恐怖吗?小女孩虽然没有留下致命伤,但因为Wahlberg有了一生的心理阴影。

这件事后,Wahlberg和同伴被逮捕,警方确认他的完全是随机选择受害者,单纯出于种族歧视的。Wahlberg被联邦法院判处袭击罪,但当时还未成年的他没有坐牢。

仅2年后,Wahlberg再次犯罪。他袭击并涉嫌谋杀两名越南邻居,再一次——完全没有正当理由,只是种族歧视。

当时他的邻居正从车里搬出两箱啤酒,而刚刚吸了毒的Wahlberg带着一根足足有1.5米长,8厘米粗的大木棍,走近越南邻居。

骂他是“x越南狗屎”,然后疯狂用木棍敲击这名男子的头部,受害者因此受到重伤昏迷不醒,但他还是不停手。最后是因为棍子打断了,他才把凶器扔在受害者的花园里离开现场。

他还殴打了赶来帮助朋友的另一位越南邻居,还非常恶毒地专门殴打了这名退伍老兵本来因战争失明的眼睛。

凶器证人俱全,警方在提审他时,Wahlberg竟然猖狂地对警察说“你们不必让他们指认我,就是我劈开了那个娘娘腔的脑袋”,并且在笔录中无数次使用侮辱亚洲人的词汇,包括“眯缝眼的亚洲佬”(Gook,美军创造出来骂亚洲人尤其是越南人的词汇,Wahlberg的父亲就是)

这次袭击让Wahlberg被指控谋杀未遂和藐视法庭,但Wahlberg最终只承认了重度袭击罪,为自己辩护说自己只是喝醉了嗑high了,失去行为能力所以才做出过激的事,和种族无关。

但这明显就是瞎扯淡,更何况他2年有期徒刑实际上只坐了45天的牢就出狱了。

也许,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说他年纪还小,可以再给一次机会,暂且不说这明显的反社会倾向值不值得再被原谅。Wahlberg在监狱中没有积极赎罪,也从未主动向受害者提供帮助。

出狱后,他竟然靠好身材和硬汉形象,顺利作为说唱明星和CK模特出道,钱和名声一路攀升。已经出名的他竟然再次犯下随机袭击的罪行。猛地踹向一名不认识的路人的头部,并把这个人按在地上打。受害者的下巴被他踢断,最后靠手术才恢复了正常生活。

此时的好莱坞对此充耳不闻,似乎他们认为,硬汉打人是man的象征,种族歧视和进局子都是没关系,甚至是很酷的。大量的公关稿件替他洗白,说他是个好丈夫,虔诚的教徒,热爱慈善。

虚伪的Wahlberg从未为自己的罪行反省。2006年,他在自己的公关采访中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做了很多后悔的事,当然我已经为我的错误付出了代价。”

事实上他只付出了一些钱,对于好莱坞最富有的男星之一而言,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是最无所谓的事。

却在2014年着急忙慌要求法院赦免自己差点杀了两名越南邻居的罪行,要求法官删除他的犯罪记录。他在申请书中写道:我对我的行为以及我可能给受害者造成的任何持久伤害深感抱歉。但事实上,直到今天,他没有向大部分受害者道歉,也不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他甚至还卖惨说,犯罪记录让他“坐火车,去上学,找工作的难度都增加了10倍…希望人们能给他的人生第二次机会。”

我的天,因为殴打他人,种族歧视生活难了10倍的人有着3亿身价,住着豪宅。而那些被他袭击的人还要被他道德绑架去原谅他。好莱坞如果要拍“顺风顺水的哥哥”选秀,他直接可以晋升第一名。

他莫名其妙的申请声明让民众感到愤怒,在骂声中,Wahlberg不情愿地撤销了赦免请求。没有成功洗白的他,在采访中还大言不惭地告诉记者:

“我不需要赦免证明自己,我花了28年时间纠正错误。我不需要一张纸来证明它。我是被逼着去申请的。我才不需要也不想再次重温那些事情。”

这让很多当时的受害者无法接受,垃圾小混混没有承担什么法律责任,竟然还成了天天出现在电视上的大明星,谁能受得了?

但好莱坞一向对白男有着一套完全不同的道德评判体系,即便如此,还是给他很多工作机会。

放弃赦免申请的当年,他就接下了众星云集的《金钱世界》。更离谱的是,当时主演凯文史派西因为性丑闻被下车,需要补拍镜头。

他以非第一男主角的身份,满身丑闻和犯罪记录,竟然几个镜头张口要价150万美元,并且顺利获得。

而第一女主角Michelle Williams,曾出演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获得奥斯卡,有无数殊荣的她,只拿到了每天80美元的补贴,补拍结束后只入账了不到1000美元。

接下来,这样一个种族主义者,竟然靠《变形金刚》跑到中国捞钱。好莱坞故意选了一个歧视殴打亚洲人的男主角不知道居心何在。反正Wahlberg赚翻了,甚至趁机把自己的汉堡店开到了中国来。

他还带着派拉蒙到处在中国营销,一边骂亚洲人傻,一边利用信息不对等赚得盆满钵满,让好莱坞大厂更加拥护他,真的恶心到家了。

这几年,他开始大肆利用各种资源洗白自己。作为制片人给自己拉了无数又nice又正确的电影资源。

在他制作的《Joe Bell》中,这个曾经骂人娘娘腔的白人至上主义者,竟然化身为一名同性恋男孩伟大的父亲,各种保护孩子,支持少数群体,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《纽约邮报》直呼这部为美国年轻人定制的反偏见电影,是侮辱观众智商和记忆力的“杰作,是“好莱坞式虚伪的新高度。”

在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后,他还跑出来装模作样发布了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的推特。让一些清醒的网友火冒三丈。曾经被他用石头砸伤的女孩更是骂他伪善。

“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: John Boyega(星球大战男主角)可能会因为反对种族主义暴力而被拉黑,而Wahlberg犯了罪却永远有工作。”

“我永远搞不懂Mark Wahlberg怎么会被允许事业搞得风生水起。他是一个可怕的种族主义者,但他又是电影界最成功、最引人注目的演员之一。”

然而,他仍旧在好莱坞的纵容下,无视着人们的愤怒,仿佛只要好莱坞不封杀他,他就不是罪人一样。

他可以自己更改自己的,吹自己的硬汉人设;他可以靠健身和健康生活吸粉(别忘了他13岁开始毒瘾);他可以一边在舞台上对女星开黄腔,一边秀自己爱老婆的好男人形象。

今年HBO推出了《Wahl street》六集纪录片,Wahlberg让自己的老朋友编剧给自己量身定做了这个节目,大肆宣传自己精英人才的良好形象。鼓吹他对社会和青少年作出的贡献,甚至对新冠疫情的帮助。

整个纪录片就像一个自吹自擂的尴尬宣传物,规避了一切他的争议话题。让《Vox》直呼:这是在做什么。

从Wahlgberg的星路中,我们都该意识到好莱坞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,是先锋的平等的。他们不在乎很多事情,他们不在乎对方是否是种族主义者,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差点杀了一个亚洲人,只有到舆论沸腾无处可逃时,他们才会不情愿的开除一两个明星。

在此之前,只要能赚到钱,一切都是可以原谅的。几年前,Wahlgberg的受害者曾说自己难以从被袭击的恐惧中走出来,而Wahlgberg对记者说:“我晚上睡得很好,早上醒来非常舒服。”

《Joe Bell》电影中,Wahlgberg有一句这样的台词:“当一个孩子被霸凌时,通常有很多旁观者。但旁观却不去帮忙的人同样有罪,因为他们在用行动证明,坏孩子的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