凭什么赖嬷嬷家能够实现阶级跨越?人家全家都具备这几种优秀品质

荣府中合算起来,从上至下也有三百余口人,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,竟如乱麻一般。”除去十几个主子,剩下还有三百来人,都是奴才。奴才之中也有分别,按性别分,有男的,有女的;按出身分,有家里的,有外面买的;按职能分有大丫头,有小丫头,有粗使丫头,有奶嬷嬷,有厨下女人,有戏子等等。

这么多奴才,也不能都由主子来亲自管理,最好的方式就是给他们分出个三六九等来,赋予少数的人以特权,建立金字塔结构,主子只要掌控最主要的几个大奴才,就可以达到以奴制奴的目的,轻松维持贾家的秩序了。

贾家家奴的结构比较简单。按照职能各处有一个管事或管事女人,上面还有几个管家或管家媳妇。在外面有一个大管家赖大,管理着下面的小管家林之孝、吴新登等这些小管家;在内宅,管家媳妇则是直接向女主人负责。有了这样的结构,奴才们可以外受同类的制约,内有巴结主子的动力,做好了就可以升级。如果做事能受到主子的认可,成为头领,有了一些小小的权力,可以使用这些权力为自己谋取额外的收入。内厨房的柳嫂子原本是梨香院的粗使差役,升成了内厨房的管事女人,便有了油水,她的理念就是:“我们辛辛苦苦的,里头赚些东西,也是应当的。难道是贼偷的不成?”

可这些人不管做了多少,还都是奴才的身份,尽管有钱可以做开赌局的头家局主,豪横地赌“三十吊、五十吊、三百吊的大输赢”,主子要抓、要打、要罚、要撵、要没收钱财,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。只要身份是家奴,你再有钱、再有功、再有本事、再有脸,都是主子的,要与要取,都由不得自己。可是这些奴才中,唯有一家特殊,就是赖家。

赖家是贾家的家生奴才,最起码有三辈人了,到了孙子赖尚荣这一辈居然得了贾府的恩典,一生下来就脱离了奴籍,从身份上成为了自由人,得以在外买房买地,拥有自己的产业,并且借助贾家的势力,蠲了州官,成为了一方的父母。从家奴到父母官,实现了阶级跨越,贾家其他家奴混得再得意,也没有人能够达到如此程度。

赖家的祖先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厮,他还不是焦大那种对主子有救命之恩的,赖家凭什么一步步从三百多奴才中脱颖而出,完成阶级的跨越呢?在封建社会,等级比现在还要森严,可他们家就能够悄么声地野蛮生长,在其他奴才还在为蝇头小利打破头的时候,他们家不但成为了财主,还成了统治阶级的一份子。若能搞清楚其中的道理,对当代人恐也是极有借鉴意义的。

尽管为了维护封建统治秩序,统治者制定了森严的等级秩序,要“礼别尊卑,乐殊贵贱”,现有的等级是不容侵犯的。王熙凤出身四大家族的王家,但是对自己的婆婆,出身小门户的婆婆邢夫人也是绝对不敢轻易冒犯。

但是如果过度固着于等级,不允许流动,那么这个社会就会失去活力,无法应对外在和内在的不稳定因素,因此要在一定程度上允许阶级的流动。事实上,贾家得到富贵以及最终失去富贵这件事本身就是流动的结果。

贾家有个家规:“年高伏侍过父母的家人,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呢,所以尤氏凤姐等只管地下站着,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老嬷嬷告了罪,都坐在小杌子上。”

虽然没有直接说要解放这些老家人,但是允许她们凭借功劳获得一定的体面和地位,而且也允许她们获得财富。贾母在王熙凤过生日的凑份子的时候,说到:“你们虽该矮一等,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,位虽低些,钱却比他们多。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。”尽管嬷嬷们获得钱财的途径有些灰色,可贾母这个话说明她的态度是知晓并且默认的。

这样的工作环境,为赖家实现升级提供了外部条件。尽管机会很小,但是有这个机会窗口还是让赖家人相信,只要努力,就有成功的可能的。

封建社会的主子提供机会窗口的,主要目的是吸引有能力的人给自己做事的,因此超强的业务能力是上升的必备条件。

会耍嘴,会拍马,懂得讨主子欢心,固然可以获得一些益处,可是主子的事情由谁来做?还是要有真才实学的人来撑家门的。光会耍嘴,不能做事,有数的主子是不会把重要岗位交给他的。

不管是赖爷爷还是现在的赖大,他们的业务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,当然在做事的过程中,也受了不少苦,这是难免的。

赖嬷嬷在说赖尚荣的时候说到:“也不知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!熬了两三辈子,好容易挣出来你这个东西!”他们家是确确实实地为贾家做出过不可替代的贡献的,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主子线回中,贾家开始修建大观园。元春省亲对贾家来说是一件延续富贵的大事件,容不得一丝马虎,不但要做,还要做的轰轰烈烈,滴水不漏,但是贾家的主子却又不想做事受苦。

贾珍和贾琏只做揽总和联络的工作,具体的事还“点人丁,开册籍,监工等事”是交给“赖大、赖升、林之孝、吴新登、詹光、程日兴等几人安插摆布”,赖大又是大总管,千斤重担不都是压在他身上,上面要对着主子负责,下面人的干系也对他说。最后大观园建成,豪华富丽,连元妃都默叹富贵风流,内府所不及,这不是能力是什么?这是贾家生活的一隅而已,贾家居住都中,每年要举办各种庆典,包括贾家过年、过正月十五,八月十五,过各种节,过各种生日,还要参加别家的庆典,这些事都要经赖大的手去办,虽然文中没有再具体交代,但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纰漏,这不是能力是什么?而且这种能相当稳定,主子就是需要这样的人,你要是给他做好这个,他心里是有要回报的心的。

因为我们小子选出来了,众亲友要给他贺喜,少不得家里摆个酒。我想摆一日酒,请这个不请那个,也不是;又想了一想,托主子的洪福,想不到的这么荣耀光彩,就倾了家,我也愿意的。因此,吩咐了他老子,连摆三日酒。头一日在我们破花园子里摆几席酒,一台戏,请老太太、太太们、奶奶姑娘们去散一日闷;外头大厅上一台戏,几席酒,请老爷们爷们增增光。第二日再请亲友。第三日再把我们两府里的伴儿请一请。──热闹三天,也是托着主子的洪福一场,光辉光辉。

请客这个事起因是他们自己家亲戚要贺喜,与别人没有干系。但是赖嬷嬷不忘根本,知道这场富贵是拜主子所赐,第一日请客要先请两府男女主子,第二日方请亲友。按说赖嬷嬷家和别人家已经拉开距离了,没有必要巴结贾府的奴才了,可是赖嬷嬷并不这样想,第三日还要请一请贾府的奴才。此处赖嬷嬷用了一个词儿很暖人心——“伴儿”,也就是赖嬷嬷这么多年的老同事们。赖嬷嬷从来没有因为工作上有竞争而敌视其他人,自己一生为奴,不管经历了多少事,这些和自己一路走来人就是同伴,就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,是足以珍视的,自己此时的喜悦,应该和她们一同分享,有这样的觉悟是最最难得的。《心相篇》中说:“

王熙凤是有名的烈货,脸酸心硬,专好使霹雳手段,得意自己令行禁止的威风劲儿。撵周瑞儿子这等事,她谈笑间就说了:

“正是,我要告诉你媳妇儿呢。事情多,也忘了。赖嫂子回去,说给你老头子,两府里不许收留他儿子,叫他各人去罢。”

好歹周瑞也是王夫人的陪房,说撵了就撵了。周瑞家的听命令已下,忙跪地央求。王熙凤到底是晚辈,赖嬷嬷舍上老脸要问问这个事,或许能帮帮人就帮上一把。二人原文说的是

王熙凤就说了前因后果,是周瑞儿子不出息,在王熙凤生日前,饮酒误事,撒了贺礼,还辱骂王熙凤的小厮,如此无法无天,撵出去也不为过,赖嬷嬷实在给他说不着话。

奶奶听我说:他有不是,打他骂他,叫他改过就是了;撵出去,断乎使不得。他又比不得是咱们家的家生子儿,他现是太太的陪房。奶奶只顾撵了他,太太的脸上不好看。我说,奶奶教导他几板子以戒下次,仍旧留着才是。不看他娘,也看太太。

她从王熙凤的立场出发,提到周瑞儿子是属于王夫人的陪房。打狗还要看主人,若真是打了王夫人的陪房,王夫人脸面不好看,对王熙凤确实不利。这是王熙凤有欠考虑的。因此,王熙凤很容易就接受了赖嬷嬷的意见,在心里还要感激她老人家。

,有祖宗在的时候,他也风光无两过。你好好地过日子,也能享个小福贵,可是他就是拎不清。自己能力也不行,身份还是个奴才,到老了什么也没有积累下来,又不顾体面,一味地酗酒,吃醉了无人不骂,骂大总管赖二,骂小主子贾蓉,最后连族长贾珍也骂在内。你倒骂得痛快,还要去祠堂哭太爷,可有什么用?徒然给自己找些没有脸罢了。这样的人怎么配享些富贵?

还有一个拎不清的李嬷嬷,仗着自己奶过宝玉,觉得自己有功劳了,就成了半个主子了,开始在宝玉房里作威作福,最后都解事出去了,还跑回來找事儿,骂大丫头、准姨娘袭人。招的宝玉说出要撵奶娘的话来,为了吃碗酥酪还叫小丫头片子抢白,真真地没有脸了。

“他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,你们这么孝敬他?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,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,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,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!撵了出去,大家干净!”

因各种原因一时得意,却拎不清,不能长保富贵的,荣国府还有很多,晴雯、芳官、司棋这些都是、性情上就不是长久的。

贾府虽然有风俗,年高伏侍过父母的家人,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。可以在贾母面前有一席座位,可是她也没大拉拉地拉过杌子就坐的道理,年轻的主子还都站着呢,她和别的老嬷嬷都是告罪才坐下的。

要邀请大小主子,赖嬷嬷也不顾年老体弱,都是亲自来请,开口闭口,时时不忘主子恩典。第45回中来请王熙凤这个小辈人时,一段话四百字,先后用了“

这六处感恩主子的话。对小主子的态度和焦大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对主子的感恩戴德这没得说,对主子身边小辈的奴才,她也客气有加。

平儿斟上茶来,赖嬷嬷忙站起来接了,笑道:“姑娘,不管叫那孩子倒来罢了,又折受我。”

老太太慌不迭地站起来接的,还说平姑娘给她倒水是折受自己,这也忒客气了,竟一丝丝傲气都没有。试想有几人能做到如此的?

周瑞家两口子都做得不错,并且获得了一定的成就。周瑞管着贾府春秋两季地租子,工作性质非常重要,是贾府的核心部门,可见贾家对他的信赖程度。周瑞家的也是个人精灵儿,工作能力不消说,情商也高,管着太太和奶奶们出门的事,也是管家媳妇之一。而且周瑞家的和王夫人、王熙凤的关系非同一般,她女婿冷子兴在外惹了官司,她跟王熙凤一说,这事儿就了了,已经跻身豪奴之列了。可惜的是她家教不好,教了个儿子没有出息,没有能力,不懂礼数,不懂人情。在王熙凤生日上酗酒闹事,借着酒劲儿,连王熙凤的小厮都敢骂。要不是赖嬷嬷及时相救,他早被撵出去了。这儿子的工作保是保住了,但明眼人都知道,她儿子就这样了,先是这个脾性定了型,难学好,又有了前科,叫主子以后怎么用他?这人基本上是废了。家教不行,没有后继力量,周家的好日子这也是到头了。

还有一个就是旺儿两口子,这两口子因有能力、懂世故,可成事,给王熙凤夫妻做隐秘事,颇得王熙凤两口子的喜爱。王熙凤两口子也尽力成全他们的要求,他儿子要娶彩霞,彩霞不乐意,王熙凤两口子就是强着她老子娘,也要给他主这个婚。可是我们从林之孝口里知道,旺儿也是教子无方,儿子仗着父母受宠,不成个脾气,

“奶奶不知道。这小孩子们,全要管的严。饶这么严,他们还偷空儿闹个乱子来,叫大人操心。知道的,说小孩子们淘气;不知道的,人家就说仗着财势欺人,连主子名声也不好。恨的我没法儿,常把他老子叫了来骂一顿,才好些。”

还有,她孙子开发了奴才身份之后,赖嬷嬷看到了普通人要实现阶级的跨越,最好的方式就是读书,因此,赖尚荣从小接受教育,“

,在他教育上的投资,“花的银子,照样打出你这么个银人儿来了”,最后又肯给赖尚荣花钱“捐了前程在身上”。古代有封赠制度,赖尚荣捐的是州官也得是从六品,他老婆先是六品安人,还可以为母亲请封为安人。虽然他现在品阶不高,封不得祖母,以后好好巴结,到了四品以上可以为祖母请封,赖嬷嬷也等同老封君了。这样一来,一人受教育得官位,赖家人整体的社会地位就上去了,赖家走的这一步,最终让赖家实现了阶级的跨越。

3、常怀感恩之心,乐于助人。对帮助过我们的人要常怀感激,尤其是对领导,他们是掌握资源最多的人,不能轻易生扛上之心,自要领导开明,就应该支持他,辅佐他。对同事也是以心换心,处理好关系。感激是相互的,随着自己付出的越来越多,别人对你的回报也会越来越多。一味索取的人,终究是气量窄小,成不了大事的。